新浪微博@坂田晴子-XXXX。橡皮章|渣文|手办。CP:库洛里恩|青宇|全职博爱|尊礼|礼尊,冷CP爱好者。女提督,wo酱本命。娃娘,bjd子博Nil Lexington。

[右X泉新一]温度

说好的右新!!!哈哈哈my女神写的~真的棒到一定境界了,而且好少看到女神这样的文风,整个感觉超原著。妈呀!!……肉文能写到如此高级!!不愧是my女神!

晏昕空:

送给 @von Dresden 的生贺!昨天没来得及发!my女神生日快乐!


温度


右X泉新一


[1]


全新的一天。


阳光从窗外透入到房间里。


泉新一是从恍恍惚惚地状态中醒来的。


要说清晨醒来的状态本就是迷迷糊糊的,但新一总觉得这种恍惚有别于平时睁开眼那种睡意朦胧,而是另外一种,就像是身体流失了某种物质一般,让他四肢都处于有些疲软的感觉。


双腿移动间,湿漉漉的体感传达到神经系统。新一如同鲤鱼打挺一般,瞪视向自己湿透的双股之间。


整个意识彻底清醒,新一喊叫了一声,声音中带着格外明显的怒火。


“右!你给我出来!”


和平常无异的右手在他的怒吼声中逐渐化形,渐渐变成承载着四只大小不一的眼睛和嘴巴怪异肢体。


右眨着四只带有浑圆眼球的眼睛,声音是如同死亡的人接着的心电仪,没有任何波动地问道:“新一,怎么了?”


新一听到右冷静到显得无情的声音,反而平静了下来。


他觉得时间缓慢的流动了一下,然后支起左手撑住了额头,嘴里喃喃道:“天哪……我昨天到底在想什么……”


“新一,我也很好奇人体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排泄欲望,虽然你昨天的行为只是更让我对人这种生物产生疑惑……”


“闭嘴!”新一对右怒目而视了一秒,随即迅速地移开了视线。


“你让我先静一下。”


天哪,他已经无法直视右以及右的嘴巴了。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去回响昨晚发生的种种,可记忆这种东西有时候根本不受控制,像恶魔一般发出桀桀笑声,对他狞笑着。


似乎在嗤笑、鄙视他的自欺欺人。


“人类果然很奇怪。”右平板的声音直刺新一的内心,最后还补了一刀如是道,“明明昨天那么愉快。”




[2]


夜色的黑沉,有时候会让人的意识进入某种不同于白天的混沌。


新一想着,如果今天他再坚定一点,对里美表达出想要她住下来的想法,里美是否会真的住下来。


刚刚升起这个念头,便又被他打消了。


这个如果怎么都不可能变成现实,因为泉新一本身就不可能真的这么说,白天那句对里美说的“要住下来吗”,虽然看上去问地平静自然,但他可是鼓起了十足勇气的。


毕竟——爸妈不在家这种状况以后应该是不会发生了。


“新一,人类交配的欲望都是这么强烈吗?”右突然的出声让新一怔了怔神。


“你们寄生兽根本不会懂。”新一无聊地在床上翻了个身,看向墙壁的目光,凝视了一会儿之后,视线渐渐涣散起来。


“资料上虽有明确的说明,但我还没有真正见识过。要是可以,我很想亲眼见一见你们的交配场面。”


右有时候说出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新一也算是习惯了。


“死也不会给你看到的。”他语带着点嘲讽地回应。


但右在新一以为会就此打住这个话题的时候,却突然将四只眼睛中两只变成了一双手,新一还没反应过来,就将他下身的裤子半褪,露出了其中的内裤。


“右!你干什么?!”新一想阻止右的行为,双手却已经被右伸长的双手束缚住,双臂大开,一脸惊惧地看着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


“正好爸妈不在家,现在就算做什么都不会影响到他们。新一,人类果然很奇怪。明明你已经知道我想做什么,甚至内心是期待的。毕竟我没有寄生在你右手身上的时候,你就是靠你的右手解决。所以,其实也不用多惊讶。”右说话间,无视新一的剧烈挣扎,另外幻化出一只右手,将下方少年下身唯一的遮蔽物褪下。


“右!他妈的你给我住手!”新一不停地挣扎,但他知道右牵制他的力度肯定是经过计算的,没有给他逃脱的可能。


“操!我自己就可以!根本不需要你给我……唔——妈的——”新一说不下去了,眼前的画面实在是刷新了他的画面观。


右将他的内裤脱去之后,此刻,一只手触碰到了他的下半身。那本来疲软甚至因为刚才的惊恐而很无力的下体,此时此刻,竟微微抬头了。


身前的眼球眨了一眨。


“只是这样就很舒服了吗?”右自问道。


一天时间里,右总会有陷入沉睡的时候。往往也是那个时候,新一以为他不会知道,或者是自欺欺人的以为他只要不是敌人出现就不会在意,但右其实一直都有关注——每当那个时候,新一会露出的表情,也是右觉得好奇的。


“右,……你这是破坏了我们的同盟关系。”新一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的眼中毫无情绪,象正要给右判下死刑,残酷地说道。


右的眼睛看了新一一秒,随后转移到他右手接触的位置:“我倒觉得这是一次让新一和我更深入了解的机会。”说完,又变化出两只双牵制住了新一两条赤裸的腿。


新一放弃了挣扎。


但这也代表他会原谅右不经他同意的善做主张。




[3]


右起初的技巧很是生涩。


有些像照本宣科的学生。


和杀害同是寄生生物的同伴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有些象是试探,有时候又象是若即若离。这种举动让新一更加的焦躁,因为——他发现自己确实是被这样的举动带起了反应。


微微挺立的下半身让新一觉得倍感羞耻。


他居然正被一只寄生生物给……新一实在无法将那个词结合到自己身上。


新一闭上眼睛,安静地躺着,索性来个眼不见心为净。


“新一,不舒服吗?”


“……不要问我。”


掌控下半身的是新一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右手,可是他的手却被恐怖的寄生生物所寄生了,这种恐惧感从新一知道右的存在开始便有,而就在刚才更是上升到了一个极致。


墙上时钟滴答的声音敲击在新一的心上,奇妙的,那种恐惧居然逐渐消失,最终什么都不剩。


“就算你不告诉我,我还是有办法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感受。”


“那还问个屁。”新一冷笑道。


“交流应该是在这个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右搬出了之前在电脑上查阅到的资料里提到的这点。说完,它更是加快了手上的频率。在一个瞬间,右看着手中的器官肿胀到一定程度,然后一股白浊喷薄而出。有些热度的液体溅到右的嘴边,它伸出舌头舔了舔。


“不论是味道还是养分都不及新一你的血液。”右以学术性的方式说道。


新一眼前的视界从右毫无感情的眼球转变成了瞬息的白,之后便听到了右接着说道:“新一,你很愉快。”


“……废话。”新一这次直接的承认了,说话的时候声带还带着喘息。虽然是自己的右手,却又不单纯是自己的右手,这种感觉,带着偷食禁果的意味。


右的眼睛探到躺在床上的新一眼前,眨了眨:“要再来一次吗?”


“你他妈要是再敢……”当新一再次向挣扎的时候,手脚上传来的束缚感又一次增加,根本不给他反驳的可能。


“右……你这根本不是询问……”新一咬牙切齿道。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人类会从这样的行为中获得愉快的感觉。”


或许是刚才发生的事已经太过刺激,新一听到右说出这种话,就象是在班级和男同学聊起如何用右手有技巧性的帮助自己得到快感一样,连愤怒都不再了。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作为寄生生物的你想要了解这样的感觉。”


“因为我很好奇。”


右的回答让新一无言以对。


右学习的速度实在是快,而在这个过程中,右将它的嘴巴靠近了那里。


天知道,那一刻,新一有多怕一不小心自己的下半身就被右咬掉了。


可是这样可怕的场面并没有发生,那带着温度的舌头触碰到新一肿胀的半身,将其包裹到右的口腔中,稍稍几下舔动,带给新一的是全然不同的此节感受。


如同冰块遇到热水,砰的一下,就全部化成了水。


而当彻底发泄出来的时刻到来,那种从下半身传达到全身的刺激感席卷了新一的精神,让他的脑海一片空白。


“够……够了……右……”力量似乎渐渐从身体中流失,新一将手被覆盖在闭着的眼睛上,再也看不到右没有任何情感的眼球,彻底的黑暗让他觉得有些安心。




[4]


那天,将沾有液体的衣服扔进洗衣机清洗后,新一再也没怎么理会右。


然后,在新一以为他会和右冷战很久的时候,那天,新一被寄生后的母亲贯穿心脏,最后,及时被右所救。


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之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从那天开始,新一拥有了超越人类的体能,感官也变得格外敏锐。


他似乎真的无法在做一个单纯的高中生了。


不,从被右吞噬右手被寄生,从亲手杀害A开始,他就已经踏入了另一个世界。


右告诉了新一他的改变,以及自己为了阻止新一的死亡做出的反应。


当新一知道自己的身体内已经充满着右的分裂细胞时,心情出奇的镇定、平静。


而也是在此之后,他和右的关系真正意义上产生了变化。


从一开始的寄生生物和人类,到合作者,到现在的——新一已经不知道该将这样的相处称作什么,性伴侣?好像也并不准确。


如今,新一再想起来当时自己那副被强奸了一下的姿态甚至会觉得有些可笑。这可能也正是他开始缺失了某些人类心性的变化吧。




TBC

评论(1)
热度(96)
© von Dresd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