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坂田晴子-XXXX。橡皮章|渣文|手办。CP:库洛里恩|青宇|全职博爱|尊礼|礼尊,冷CP爱好者。女提督,wo酱本命。娃娘,bjd子博Nil Lexington。

【林张】THE BASKETBALL WHICH LIN PLAYS

CP:林敬言×张新杰

半年前给一本林中心本的稿子,后来本子难产了,今天问了下主催,放上来混更吧。

三个月不混更,我也是蛮拼(lan)的。

篮球题材,写在去年6月份马刺夺冠后。哎,壮哉我大狗刺!……现在想来还是很激动。

曾经YY过写篮球比赛后更衣室里的OOXX,嗯,YY一下而已……

以下正文。

-----

(一)

张新杰站在中线前一米处,偏右的位置,与篮框和底线形成60°夹角。他略略压低身体重心,右手运球,看似随意地运了五下,花去四秒钟。他的眼神锐利地穿透了半场内的每一个空间,随即他迅速地在脑海中清晰勾勒出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十个人的位置和攻防关系。

目前对方采取了人盯人的防守方式。面前防守自己的是对方控卫,与自己对位,控球技术好,组织能力不错,投篮命中率一般,速度不快,此时距离自己一步远。己队其余是三人分散在三分线附近跑位,韩文清则在篮下跑动,寻找摆脱防守的机会。

转瞬间,他的脑海里已经预演了接下的五秒钟将会发生的事情。

张新杰深呼吸一口,忽然将球换到左手,加速启动,眨眼间便越过了对方控卫的位置。对方控卫急忙追跑上来,三分线弧顶的队员也下意识地上前阻挡。张新杰假装要向左侧突破,冲到面前却稍一减速,左手轻按,球换到了右手,紧接着脚下一个变向,便从对方右侧突破,直冲篮下。

身后,对方控卫还在追赶;防守韩文清的球员犹豫了一下,选择保持对篮下的盯防。于是三分线右侧的对方球员急忙上来补防。

张新杰心里松了口气,他意图制造的就是这样的机会。就在每一个人都以为他要强突篮下上篮时,他冷静地抬手,目不斜视,却将球精准地传给了右侧底角三分线外的得分后卫林敬言。

此刻无人盯防的林敬言像是早知道球会传到他手里,接球后完全没有停顿,右手持球,左手扶球,膝盖向下微屈,蹬腿,起跳,球举过头顶,拨腕。

球划出一道美妙的抛物线,飞向篮框。

“唰——”篮球空心入框,球擦网而过,发出悦耳的声响。

场边的记分牌翻了翻——“信息20:13管理”。

“啊!林敬言大大你好帅!”场边的几个女生将手围成喇叭状,朝场内兴奋地大喊。

“张新杰吸引包夹突破分球是关键。”一旁的男生冷静地点评。

“比起去年,信息学院现在的实力可越发不得了了,看来管院要跪。”另一个看球的男生说道。

而场上刚完成精妙配合的二人,却依旧面色如常,就像面对其他任何一个进球一般。只是在回防跑动时,他们默契地朝对方伸出了手。

“啪——”击掌声在嘈杂的球馆里瞬间被种种声音所吞没,但在他们的心头,却异常清晰。

 

(二)

林敬言是在大一即将结束的时候,转了专业,从生仪学院的电仪系来到了信息学院的光电系。

他的学习成绩很突出,在专业中能排到前10%,因此轻松获得了转专业的资格和名额。但这并不是他在校内小有名气的原因。

每年的三到五月,Z大会举行篮球比赛,一年一度,以学院为单位组队,名曰“学院杯”。全校共20个学院,20支队伍分为4个小组,每组5队进行小组赛。小组赛每组积分前两位出线,随后8支队伍进行淘汰赛。

大一的林敬言,带领着“学院杯”建立以来小组赛从未出线的生仪学院闯入了四强。

其中,在淘汰赛的第一轮,他三分绝杀了上届冠军计算机学院,一战成名。

 

学院批准转专业的第三天,考试周刚刚开始,林敬言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你好。”电话里的男声吐词清晰,声线清冷,语气礼貌沉稳,“请问是林敬言吗?”

“我是。你是……”

“林学长你好,我叫张新杰,信息学院工科试验班的预科生,是院男篮队的副队长。”

“原来是你。”自己还是大一生却被人喊学长,林敬言诧异了一下,但听到对方的名字,他立刻明白过来。

从三年前开始,信息学院成立了工科试验班,依据政策和考核,可提前招收在全国各类理工竞赛中获得过较高奖项的高三生。录取的学生无需参加高考,并且在高三下学期便可提前来到Z大这所全国TOP5的综合性高校里开始大学课程,称为预科。

预科学期便能成为学院男篮的副队长,可见张新杰出色的并不只是学业。事实上,若论今年“学院杯”哪位球员最引人注意,张新杰比起林敬言来,更胜一筹。信息学院是传统强队,四强常客,但也有多年未夺冠了。现任队长是大二信电系的韩文清,在本届学院杯后,原副队长因即将在下半年升入大四而退出了院队,才进校四个月的张新杰竟接过了副队长的重任。而全队没有人提出异议,因为正是在控球后卫张新杰的出色发挥下,信息学院在今年的“学院杯”里笑到了最后,夺取冠军。生仪学院因在半决赛里败给了材化学院,这届比赛中未与信息学院交过手。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顿了一下,随后轻声应答:“是我。我们诚邀学长你加入信息学院院队。”

直接而普通的邀请,没有任何试探的意味,听上去对可能收到的答案充满信心,却也让对方感受不到一丝傲慢。

“好,当然。”林敬言热爱篮球运动,自身水平也高,无需考虑便应承下来。

“不知学长的考试哪天结束?有时间的话,能否在放假前大家正式见一面,互相认识认识。”

“我考试不多,7月1日就考完了。看你们什么时候有空吧。”

“行,我确定了时间后电话联系你。”

 

大学的第一个暑假快要来临的时候,林敬言见到了信息学院男篮主力们。

七月的H市,热得要命。36℃的高温下,太阳炙烤着篮球场的地面。球场上空无一人,当然,除非你想中暑。

林敬言赶到的时候,远远看到张新杰已经站在篮球场边了,这是他们约定见面的地方。

他一眼就认出了张新杰,毕竟在学院杯时也看过张新杰的比赛。

相较于现在打起球来恨不得脱了上衣秀肌肉的男生而言,张新杰显得有些瘦弱,但看过他打球的人便不会这么认为。他个子不高,皮肤偏白,架着一副细框眼镜,这使得他看上去挺有学霸的范。他穿着浅绿色的短袖衬衣,和米色的棉质长裤,脚上是一双红黑配色的耐克球鞋,普通但是很整洁。

林敬言被他显得寡淡却有些清高的气质给吸引住了,上下打量了好一会儿。

张新杰也同样透过厚厚的镜片注视着林敬言。林敬言走近,向他伸出了右手。

“……Hey,老林!”斜里伸出了一只手将林敬言的右手握住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声热情的招呼。

林敬言不情愿地把视线从张新杰身上挪开。

“……张佳乐?!”看清来人后,他大吃一惊。

“那啥,我也转专业了。”张佳乐甩甩头发,得意地说。

张佳乐和他同为大一生,是理学院今年涌现的打法华丽、擅长得分的小前锋。理学院和生仪学院在这届比赛被分在了同一小组,虽在小组赛里不敌生仪,但依然以小组第二的战绩出线,淘汰赛第一轮战胜经济学院,结果在第二轮惨败给韩文清和张新杰所在的信息学院,同样止步四强。

林敬言感叹:“果然没有永远的对手啊。”

“可以有永远的朋友。”一个清冷的声音适时地在一旁响起。

林敬言转回视线。面前与他身高相仿的男生微笑了一下,重新伸出了右手作正式的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张新杰。”

“小张,看不出你是理想主义啊。”张佳乐凑过来说道。

林敬言没理睬他,伸手握住了张新杰的手,向下轻摇了一下:“我是林敬言,以后就是队友了。”

“还有我。”张佳乐说。他也跟风和林敬言、张新杰握了握手,得到了林敬言的白眼一枚。

“还有我。”忽然传来一个低沉有力的男声重复了一遍张佳乐的话。

张新杰偏头看向了来人,向林敬言和张佳乐介绍:“我们队长,大二的韩文清学长。老韩,这位是林敬言,这位是张佳乐。”他又向韩文清介绍二人。

韩文清比林敬言高大半个头,从上身穿着的T恤所勾勒出来的轮廓看,显然属于好身材容易外露的类型。高个子加上有些凶悍的长相,往人面前一站,非常有压迫感。

“欢迎你们加入信息学院。”很有气势,也丝毫不做作的欢迎。

“有我,冠军没跑了!”张佳乐举臂高喊。韩文清严肃地点了点头,面部表情依然没有丝毫变化,让林敬言忍不住想吐槽他难道是石佛邓肯附体吗。

张新杰则是恬淡地笑,两侧嘴角扯起相同的弧度,看得林敬言又是一怔。

在算得上是陌生的三人的包围中,林敬言不知怎的生出一丝突兀的归属感,就像是与他们已经一起打了好多年球。

炎夏的阳光刺目地晃着眼,偶有捎带着热气的微风吹过空荡荡的球场,寂寞的篮筐下球网轻轻地跟随着风,有节奏地晃动。年轻的男生好动地跑跳着,高谈阔论着,交流着自己喜欢的球队,时不时对着空气来个标准的投篮动作。

这就是大学吗?林敬言擦了擦额头的汗,望着张新杰依旧清爽的脸,仿佛看到让人沉浸的现实描摹着美好的未来。

 

(三)

中场休息的时候,林敬言不知怎地就回忆起了一年前的事情。

有时候,人的直觉非常准。大半年的时间证明了,就如初见时林敬言心里所想的那般,信息学院男篮整支队伍,确实异常地有默契,磨合速度快得让人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老林,想什么呢?”一只手忽然伸到他眼前晃。

“靠!张佳乐……”林敬言被不大不小地吓了一跳,无奈地嘟囔了一声。

“在想着隔壁生仪的比赛啊?去看呀!”张佳乐手臂唰地一挥,指着场地的另一边。

“学院杯”小组赛的比赛都是在篮球练习馆里举行,宽敞的场馆被分割成了四个标准的篮球场。此时四块场地上同时进行着四个小组的比赛。与信息学院和管理学院的比赛场地隔着一块场地的地方,生仪学院正和建工学院打得难解难分。

林敬言摇摇头,坐在长凳上没有动,他本来也没有在想生仪的比赛。这时他的余光却瞥见身旁的张新杰站起身来。

“离下半场开始还有六分钟。一起去看两分钟吧。”张新杰说。

林敬言蹭地跟着站起来。张佳乐无声地被噎在原地。

“张新杰,这特么不像你啊!”回过神来的张佳乐忍不住喊了一嗓子。

一旁的韩文清闻言,抬头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生仪学院此时落后两分。林敬言和张新杰刚到场边站定,便目睹了一人从后场偷袭断球后运球到前场一条龙突破上篮的场景,一气呵成,华丽得让人窒息。

“方锐大大!”充满男性荷尔蒙的篮球场边从来不缺犯着花痴的女生。

方锐大牌般地朝场边挥手,但随即又将注意力放到了防守上,就好像刚才脸上得意的表情都是其他人的幻觉。

“你怎么看?”张新杰问。

“大一的唐昊和赵禹哲加入后,说实话,个人单打能力比去年强了很多。”林敬言回答道。

“方锐也比去年更强了。”张新杰说道。

“对我们是个挺大的威胁。”林敬言皱了皱眉。

张新杰摇摇头表示不赞同:“每支队伍都是。”

“好吧。”林敬言非常了解哪些时候选择赞同张新杰会比较不麻烦,接着再看了一波进攻,又想到了什么,说道,“单打确实强,但却很少有打得出来的配合。”

张新杰仔细琢磨了片刻,说道:“即便如此,也不能因此小瞧他们。况且,现在打不出来,未必下一场也是这样。”

看了两次进攻,二人准备返回自己的场地。离开的时候,林敬言看到方锐似乎朝自己这边望了过来,便友好地朝他笑笑,用口型说了句“加油”,随后转身大步追上了张新杰。

他忽然又想起那时张新杰说的,“可以有永远的朋友”。确实如此——张新杰是,韩文清、张佳乐是,方锐也是。

而他也清楚,他对张新杰的想法,大概不只是永远的“朋友”。

 

下半场比赛开始后,信息学院依然保持着猛烈的进攻。管理学院几次试图缩小分差,都未果。

白言飞、宋奇英、郑乘风、周光义等几个替补轮换上场,依旧没有给对手丝毫可乘之机。在正副队长韩文清身先士卒的带领和张新杰冷静的指挥下,信息学院多点开花,人人都是得分手。

很多人会将张新杰和他们的队长韩文清视为一对在学院杯上难得一见的搭档——拥有异于普通篮球爱好者纸上谈兵的战术头脑、失误率极低、速度和技术也极其突出的控卫,和在篮下能造成绝对破坏力、攻防两端都是统治级表现的中锋。

他们甚至认为二人的水平不在校队之下。

林敬言小有些嫉妒地承认,综合水平,他不如韩文清——多少受了点身高的影响。不过……

他忽然身体一晃,逼真迅速的假动作骗到了盯防他的防守球员,紧接着变速从篮下反跑,瞬间摆脱了对方。张新杰捕捉到了空当,一个击地传球,球从两名队员之间穿梭而过,林敬言接球后反手上篮,又是两分进账。

林敬言无声地挥了挥拳。

他不得不对自己坦言,他享受和张新杰之间这样的默契。

 

(四)

林敬言回想起过去的大半年,记忆似乎总是从考完试的那天开始。而那之后,大学的第一个暑假到来了,又飞快地过去了。

假期里,林敬言预习了不少大二的课程,也隔三差五喊上高中的好友在室内球馆里打打球。此外,对他而言重要的是,他和张新杰也一直保持着联系,两人常在QQ或微信上聊天。

从男篮世锦赛聊到NBA新赛季形势分析,刚开始的话题基本跑不出篮球的范畴。慢慢地,两人变得熟悉起来后,也开始聊日常的话题,甚至偶尔一起打网游。林敬言没想到张新杰这样看上去一本正经的好好学生,打起游戏来也是一把好手。他们玩的是时下最流行的网游“荣耀”,张新杰玩的是牧师,虽是辅助系,但林敬言看得出,这正好能发挥他严谨、细致、大局观出色的长处。

林敬言对张新杰的了解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其中,他尤为了解的是张新杰的作息表——应该说不出一个礼拜,他已经能背下来了,因为实在是太有规律了。

“暑假你也不睡懒觉,真是给你跪了。”某一日上午10点才打着哈欠醒来的林敬言,照理收到了一条6点发出的“早”的微信,便如此回复道。

两秒钟以后,他收到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我擦!”一个人在家的他自言自语地爆了句粗,还没来得及回复,他又收到了一条微信。

“你可以学我,早睡早起。”张新杰发。

“……”林敬言心头飘过一长串省略号。

 

升上大二,林敬言搬进了信息学院所在的宿舍楼。

课余时间,他也正式开始与信息学院男篮院队一起进行有计划的训练。

在院队这个层面,显然是不存在教练的,那是校队才能享有的配置。因此大致上,正副队长也同时承担着教练的职责。

张新杰的主要任务,是制定训练计划表,以及主持战术分析会。

综合了这一学期大家的课表,目前院队的训练日程是每周双休日加上周一、周三和周四的夜晚。训练内容包括了基础训练,和队内对抗赛。

“其实我很好奇,我们训练的目标是什么……”某日,张佳乐神秘兮兮地发表疑问。

“呃……明年的‘学院杯’冠军?”秦牧云不确定地说。

“我想应该是提高我们自己的水平,这才是长久之计。”宋奇英说。

“……小宋你和新杰什么关系?你俩这语气简直是复制粘贴似的。”白言飞忍不住说。

“我觉得小宋说的没错。”林敬言跳出来维护。

“你们有时间聊天,没时间多投几个篮?”韩文清一句不满,把所有人的魂都喊了回来。所以大致上,韩队长负责督促全队训练。当然,他自己从不懈怠,并且总是最快最好地完成训练的人。

林敬言逃离了韩文清的瞪视,换了个半场练习接球后投篮,张新杰负责给他传球。

张新杰的传球一贯精准,力量和角度恰到好处,接球的人都会觉得特别舒服。

“以前在生仪学院,我们也就是第二学期‘学院杯’开始之前,全队在一起训练一个多月。”在连续投中十个球以后,林敬言忽然又说起了刚才的话题,“信息学院一直都是保持训练吗?”

“老韩说他进校以后就是这样。”张新杰也是刚入校半年,显然并没有亲身经历一整个学年。

“真好啊……”林敬言感叹。

“如果在比赛前才集结队伍,比赛中至少团队合作和默契程度会不够。”张新杰说道。

默契……林敬言默念着这两个字,抬手轻松地接过张新杰的传球,跳投,球进。

 

除了实际训练,院队的小伙伴们在NBA新赛季开始后,便时常相约图书馆视听室一块儿看CCTV5直播。看完后,张新杰会喊上大家一起进行战术分析和学习。虽然水平上相差甚远,但顶级的职业联赛所能让人学习到的东西,可不仅仅只能存在于理论中。经过深刻挖掘和消化,这些是能在实战中学为己用的。

安静的图书馆里,只有视听室这块不大的区域常常闹哄哄的,遇上两支热门球队的比赛,两边的球迷偶尔还能嘴炮掐得死去活来。

“我日,铁了!”张佳乐一拍大腿。今天是湖人对热火的比赛,天雷撞地火般地热。

“你科铁又不是一两天。”白言飞呵呵一笑,他知道张佳乐是科比粉丝。

张佳乐怒:“靠,黝黑蜗壳!”

“韩队,你喜欢哪个球队或者球星?”另一边,宋奇英认真地与大家交流着各自的阵营。

“邓肯。”韩文清言简意赅。

“咦,还真是?”林敬言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韩文清皱眉问:“真?”

“咳,没什么没什么……”林敬言掩饰地咳嗽,他可不想说他一直觉得韩文清板起脸来和邓肯一样的面瘫。

“老韩他,比较欣赏十几年来从一而终,一直为球队奋斗这样的人。”张新杰像是知道林敬言在想什么,向他略作解释。

“张副队你呢?”宋奇英又问。

“我也喜欢马刺。我欣赏他们的战术水平和团队配合,能最大限度地发挥球队中每一个人的作用,排兵布阵和临场应变的能力也是联盟里首屈一指的。”张新杰不需要等别人再问他一句为什么,直接说出了原因。

“嗯嗯……”宋奇英点着头,“林学长呢?”

“我?小牛吧。”林敬言回答道,边指了指张新杰和韩文清,“和马刺是宿敌。”

“也是一支老而弥坚的队伍啊。”秦牧云说。

“谁说不是呢。”林敬言笑道。

 

在相对单调却并不无趣的生活中,时间一天天地过去。现在林敬言已经能记得张新杰的课表了,在两人都有空而又不需要全队训练的时候,他们也会相约一起打球,玩单挑,或者比爬乌龟。在张新杰自律的作风的潜移默化影响下,这样的双人活动很快便形成了规律,每周两次,雷打不动——天气好便打室外,天气不好改到室内。

二人的技术都比较全面。张新杰的速度很快,步伐的节奏控制得非常好,急停跳投的命中率很高,单挑时给林敬言造成了比较大的压力。林敬言则在定点投篮的比拼中略占上风,几乎球不落空,且各个角度和距离都毫无短板。几次玩下来,互有胜负。

“你觉得你理想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中途休息的时候,林敬言忽然问道。

张新杰想了想,回答道:“学习,打球,这两项占90%。”

林敬言有些失望,垂着头盯着地上的篮球,视线莫名集中在中间的打气孔上,又慢慢地模糊。

“还有10%……”好一会儿,张新杰又接着说道,他大概以为林敬言会提这个问题,“就是像现在这样。”

“这样?”

“嗯,和好友一起度过。”

于是再后来,为了提高这10%的比例,林敬言开始跟着张新杰6点起床去晨跑,有规律地吃着一日三餐,相约去自习室自习,甚至在12月选第二学期课的时候,他还选了三门课与张新杰一起上。

其中包括体育课,他们选了同一个篮球班。

“加强一下默契?”林敬言说。

“好。”张新杰笑笑。

 

(五)

随着终场哨声的响起,信息学院以45:33的比分战胜了管理学院,以小组赛四战全胜的成绩闯入了八强。

同学院观赛的同学们纷纷献上了掌声。韩文清和张新杰向场边点头致意,接受大家的欢呼。

“怎么样,去吃个夜宵庆祝胜利?”张佳乐一左一右搭着正副队长的肩提议。

“行呗,一起骑车去学校后门吃烧烤去!”白言飞举手。

“我赞成!”“+1!”

一群男生擦了擦汗,在球衣外套上了外套,嘻嘻哈哈地向球场外走去。

林敬言胳膊肘碰了碰张新杰问:“你要不要早点回去休息?”

张新杰抬腕看了看时间,笑着答道:“现在八点三刻,还早。”

 

此时九点未过,晚上有课的学生还没下课,校园小路上空空荡荡。林敬言和张新杰并肩骑着车,慢慢悠悠地,有意无意地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四月,是春意正浓的时分。夜晚的天气微凉,夜风吹在裸露在外的小腿上,有些许寒意爬上了肌肤。林敬言忽然豪情万丈起来。

“新杰!”他喊道,“今年冠军是我们的!”

“嗯……我们确实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张新杰严谨地修正了林敬言的说辞。

“你这人……”林敬言习惯性地被张新杰打败了。

“还有三场需要去赢。”张新杰波澜不惊地又补充了一句。

“……是啊!”林敬言短暂地无语了一下,紧接着再次热血沸腾起来。右手松开了车把手,他单手骑着车,右手搭在旁边的张新杰的肩上,抑制着心底随着热血翻滚的情愫,深吸一口气说:“一起再赢三场。”

“唔……单手骑车不安全。”张新杰一阵见血地指出。

“听你的听你的。”林敬言信口说来的回答音调上扬着,语气透着顺从。

跟着张新杰不疾不徐地骑着车,他心里却觉得仿佛飞驰电掣。黑夜下,林敬言的脸上写满了毫不掩饰的笑,他想,还好前面那群损友没有看到。

至于身旁的人是否看到——看到也好。

 

路,你我一起经过。这是我最高兴的事情。

 

Fin.

 

注:

  1. 生仪学院:生物医学工程与仪器科学学院的简称;

  2. 电仪系:电子信息技术及仪器系的简称;

  3. 光电系:光电信息工程系的简称;

  4. 信电系:信息与电子工程系的简称;

  5. 建工学院:建筑工程学院的简称。

  6. 湖人、热火、马刺、小牛:均为NBA球队;

  7. 邓肯:圣安东尼奥马刺队当家球星,15年带领球队5夺总冠军;

  8. 科比:洛杉矶湖人队当家球星,被认为是现役球员中联盟第一人的有力竞争者;

  9. 黝黑蜗壳:“又黑我科”的谐音,多用于科比球迷以自嘲的手段向科黑进行反讽。

-----

去年写完这文的时候,总觉得内心有可多话想说了。我想想啊。

文中很多都是当年我上大学时的真实经历。比如图书馆看球,那时候火箭球迷和湖人球迷绝对是死敌,两边的粉丝数量又很多,遇到互相交手的比赛,稍微有点火花,视听室里简直可以打起来了。【并不

像我这种马刺球迷一贯秉承我刺低调务实的作风……

每年春天,学校有一年一度的以院队为单位的篮球比赛。我在一个男生少女生多的学院,我们学院的男生基本上不用指望,所以我都跑去看别的学院的比赛。啊,看男人打篮球,真是一件顶美好的事情。

因为篮球的缘故,大学里好像经常被男生GD(……),但后来都成为了好闺蜜。【= =这究竟是为毛

学校论坛有篮球板块,我还做过版主,还被评过版花。【因为当时常混篮球版一共就3个女生,而我们学校又是男女比例七比一的工科院校

大学的体育课自选项目我永远都选篮球课,因为其他课我没把握考试能通过,只有篮球相较而言还算擅长。每次都选同一个老师的课,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妈,个子也不高,但是男生都特别服她,没办法,估计大妈她来打那些男生,也还是可以轻松把他们打爆的。

巧合的是,大妈她也姓林。林老师是我大学中最喜欢、关系最好的老师,是唯一一个我还去她家做客过的老师。她从来不吼人,看起来真的是特别普通的一个中年妇女,就是人家篮球打得好……

-----

说到全职里的人物,曾经脑洞过一整个篮球paro的设定,包括几个战队的风格、每个人打球的位置和技能点、各自的年级和专业,等等。当然,我一直是只爱脑洞不爱写的类型。接了林张稿子以后,写了一部分出来,写得不多,感情线也很淡,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果然还是应该写打完球大汗淋漓全身湿乎乎喘着还未平复的粗气地按在更衣室的水泥地上来了一发接着一起洗了个澡一边洗一边又来一发什么的……

好了,就说这么多吧,以上。

-----

广告time:

张新杰中心合志《我新匪石》现货通贩及场贩中,戳此终宣。

不小心印多了还没卖完,求完售啊求完售。

 

评论(8)
热度(35)
© von Dresd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