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坂田晴子-XXXX。橡皮章|渣文|手办。CP:库洛里恩|青宇|全职博爱|尊礼|礼尊,冷CP爱好者。女提督,wo酱本命。娃娘,bjd子博Nil Lexington。

[YOI+寄生兽/维勇|右新]《不期而遇》

分享一个谦虚的女神。这篇文明明好到爆好么!

晏昕空:

送给 @von Dresden my女神的生贺!也恰好是勇利生日!可以算作一起的生贺了~


发在微博上的时候发现新一专业设定搞错了,我当初为什么要写生物学!因为想到了右的存在……应该学习环境保护好吗!所以在lof上就改了下。反正大致也没关系ORZ


这个脑洞来源于和女神说起新一和勇利出自同一个人设老师的手,然后女神说想看寄生兽+YOI世界观合一的脑洞,于是就有了这篇维勇+右新的神奇生贺文。


写得很不满意,文字之间充满了时间紧迫的仓促感,辣眼睛……之前写的维勇衍生车还不是这样的感觉,我真是每隔一天就换一个文风QAQ。而且因为要将两部作品的人物糅合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把握不住从勇利角度描写的新一,明明我写之前还重新复习了一遍原作……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女神生日快乐!!勇利生日快乐!


========================


注意!私设甚多!【重点


寄生兽&YOI世界观结合


*YOI世界观——


人设:


维克托30岁,退役。


勇利26岁,刚刚退役。


*寄生兽世界观——


描写了平凡的高中生泉新一和寄生在他体内、与其右手同化的生物右共存的故事。最后寄生兽大BOSS被消灭,还现存的寄生兽可能依然在人类中潜伏生存着,销声匿迹。最后,右决定在新一体内沉睡,不知何时醒来。


本文没有采用最后右沉睡的结局,在共同生活对敌的过程中,右和新一对彼此都产生了感情,可以当做是“可戳→[右新]《温度》之后的故事。这两年发生了什么,我的文笔变得如此糟糕【跪


大家就当成另外一个寄生兽世界线的展开吧。


人设:


泉新一,18岁,即将升入大二的春假,和右一起旅行中。




正文:


——胜生勇利Part


(1)


四月份的季节,本来应该是迈向春光明媚的时节,可是这几天却突然下起了雪。


片片雪花随着门被拉开的声音飘落到“乌托邦胜生”温泉旅馆门口。


“我们回来了。”


“欢迎回来。”勇利妈妈的声音从旅馆内传来。


关上门,一阵温暖扑面而来,勇利感觉瞬间活了过来。


只不过……这背上的人好重啊……


“维克托,给我下来啦,好重。”勇利看向趴在背后的爱人。


“唉?最近勇利是不是不爱我了?这两天你就尽顾着招待披集了,完全忽视我,现在还嫌弃我重……”维克托凑到勇利耳边,一边吹着热气,一边埋怨道。


勇利哭笑不得:“披集君难得来一趟长古津,我当然得好好招待他。而且……维克托你最近是不是也胖了?”


“没有吧,是冬天的衣服太重了。”虽然这么说,但维克托还是从勇利身上下来,低头看了看全身。“真的有变胖?那肯定就是炸猪排饭和勇利太好吃了……”


虽然已经是交往了三年的恋人,可是一旁还被前台窗口的老爸盯着,勇利淡定不能地拖着维克托朝里走去:“维克托,最近你的嫉妒心好像越来越重了。”


维克托任由勇利拉着:“是吗,那勇利高兴吗?”


“嗯……怎么说呢……”


维克托很不满意勇利看似犹豫的态度:“勇利!”


“好啦好啦,我很高兴。”勇利语气虽然无奈,但眼中是掩饰不住的爱意。


“这才对嘛。”维克托满意地笑了。


勇利妈妈正在招待客人,看到两人走过来:“勇利,维克托,披集君回去了吗?”


“嗯,他说下次还要来品尝我们家的炸猪排饭。”


“那真是太好了。”勇利妈妈笑得极为开心,忽然想到了什么事,“对了,维克托,你们出门的时候,你的一个快递到了,我放到你们房间了。”


勇利正在和母亲说话的时候,维克托坐到了电视机前,给看到他和勇利出现之后便来到他们身边,现如今温顺地趴在他脚边的马卡钦顺毛。


维克托一听到勇利妈妈的话,碧绿的眸子突现光芒:“终于到了。我差点以为要赶不上了。太好了,妈妈!谢谢你!”他站起身,热情地给了勇利妈妈一个拥抱。


在日本生活了三年,维克托的日语已经大有长进,虽说日语带着外国口音,但对于和家人的一些日常对话已经完全不成问题。


勇利看着维克托一脸兴奋地跑回房间,疑惑地问道:“什么快递?”


勇利妈妈也是一头雾水,摇了摇头。


“……或许是马卡钦的狗粮?”勇利小声嘀咕。


马卡钦一听到勇利叫了自己的名字,便走到了勇利脚边。勇利蹲下身,蹭了蹭马卡钦毛茸茸的脸庞。


他,胜生勇利,26岁,刚从花样滑冰退役。


虽然退役了,但还没决定最后是否要成为教练,主要是他对于自己教授别人这件事还是没有什么自信。至于已经30岁退役了一年,生活在日本的维克托而言,对于勇利成为教练这件事,还是挺期待的。


两天前,披集说起一直想来长谷津玩的愿望。在有些对未来工作茫然的这段时间,勇利正好无事可做,便带着披集游览了一番长谷津,以及泡了自家的露天温泉。


刚才他们就是去送披集前往机场的,估计现在披集已经坐上飞机了。




(2)


吃晚饭的时候,勇利发现维克托的心情非常之好,吃饭的时候都哼着俄罗斯小调。


勇利觉得应该是和那个快递有关,刚想开口询问,便听到了门口的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您好,我在这里预约过房间。本来预约了六点的晚饭,来的路上有些迷路,不好意思。”


是一个听上去年纪不大的年轻人的声音。


“……”


“老板?”


“呜哇,你和我儿子长得好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勇利爸爸因为刚才失礼的行为连声道歉。


“呃,没关系。”


“……和勇利长得很像?”俄罗斯小调顿时停下,维克托看了勇利一眼,没等勇利反应过来,瞬间放下了碗筷,呲溜一下窜了出去。


“维克托!”勇利连忙跟在维克托身后。


勇利爸爸确定了预约登记的信息后,便邀请青年赶紧进入旅馆内部,于是青年脱下鞋子换上了室内鞋。


“天哪!还真的是和勇利长得好像啊!”来到玄关处,一看到青年的模样,维克托有些夸张地双手捂住了嘴巴。


可能是发现自己这种说外语又当着当事人面惊呼的行为很不礼貌,维克托清了清嗓子,用有些别扭地日语对青年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拉过赶到旁边,因为看到客人之后有些愣神的勇利,介绍道,“这是我家勇利,刚才招待你的老板的儿子,嗯……你们两个确实挺像的。”


青年看到与自己容貌相像的勇利后,愣了愣,随即对勇利笑着点了点头:“您好。”


勇利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好。”


青年忽然恍然大悟道:“原来今天上午在机场遇到的那位披集先生说的就是您。”


“诶?披集?”




(3)


青年的名字叫泉新一,今年18岁,即将升入大二,此时正值学校春假,他这次是来长谷津旅游的。


这天,泉新一到达机场的时候,他在机场内碰见了名叫披集·朱拉暖的泰国人。披集看到他之后,非常震惊,说他和他的朋友长得真的很像,朋友就住在长谷津之类的话,因为即将到登机时间,所以也没有说太多便遗憾地道别了。


“啊,还真的是,披集更新了他的instagram。”勇利猜想如果披集遇到了这种事,肯定会更新SNS,点开之后果不其然。


披集:哇,在车站口看到一个和勇利长得超级像的人!世界真奇妙!


附上的照片是披集站在机场检票口,摆了一个剪刀手,脸上洋溢笑容。


“如果不是我知道老妈老爸肯定只生了你这么个儿子,我可能真会以为是……”姐姐的目光似乎在一边接电话聊天,一边吃着晚饭的背影身上挪到勇利脸上。


“刚才我看了下预约登记,是叫泉新一来着。年纪应该没有勇利大吧,但看上去很成熟的样子。”维克托手托下巴说道。


“维克托,你是在说我不够成熟吗?”


“偶尔因为某些事情而哭泣的勇利才是勇利嘛。”维克托靠到勇利身上,转头凑到勇利的耳边,一字一顿,极尽温柔道,“爱勇利,当然是爱勇利的全部。”


如果还是三年前的胜生勇利,听到维克托说这种话,大概已经心脏爆表到手足无措,话都可能说不出的程度。而三年后的勇利,只是佯装不在意地应了声:“知道啦。”


虽然控制住了外露的情绪,可惜红透的耳根还是出卖了他的心。


“……我去整理下客房。”姐姐说完之后慢悠悠地离开了两人身边。


“泉君,你一个人来泡温泉不寂寞吗?”在勇利还在回味刚才维克托说出的话时,阻止维克托对泉新一脱口而出的话时已经来不及了。


……维克托,你以为自己最近日语大为长进就可以乱说话了吗?!问这种问题要是人家是失恋或者是发生了什么事来散心的话,那可是罪大恶极的!


泉新一刚好吃好晚饭,听到维克托的话后回头,摇头道:“虽然我看上去是一个人,不过我并不寂寞。”


“这样啊。”维克托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嗯,看上去似乎真的不寂寞的样子。”




(4)


“维克托?”勇利打开澡堂通往露天温泉的移门,本来维克托说他要早点过来,结果走进门之后,并没有看到维克托却看到了泉新一,“是泉君啊。”


雾气氤氲中,将头发完全往脑门后梳,露出右眉下一道刀疤的青年显出几分凛然之感。看到勇利之后,泉新一颔首以对。


等到勇利下到温泉,正觉得是否要找点话题聊聊,缓解下有些尴尬的气氛时,忽然听到泉新一问道:“胜生先生,您和尼基福罗夫先生是恋人吗?”


勇利现在对于这种情况处理起来得心应手,不再如曾经那样惊惶失措,他坦然道:“嗯,是恋人呢。”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擦了擦鼻子,“是不是太明显了?”


“是有点明显。”泉新一并没有对勇利和维克托的关系表现出太过的震惊,反而是用一种有些向往的语气,表情镇定地说道。“看得出你们都很爱对方。”


这有些出乎勇利的意料,他思索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泉君,恕我冒昧,你……是在烦恼什么吗?”


或许是因为泉新一与自己长得相像的缘故……


或许是因为从泉新一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或许是觉得从泉新一看出他和维克托的关系,而没有太过惊讶开始……


种种感受让勇利近乎有些唐突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泉新一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视线不知为何落到自己从水面上抬起来的右手上,一如刚才勇利的问题,反问道:“我的烦恼也很明显吗?”


勇利想了一下:“其实不算明显。维克托说泉君的表现可比我都成熟多了,只不过……大概是因为我们长得有点像,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你给我似乎是在烦恼着什么的感觉。”说到最后,勇利觉得自己这种想法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然而,泉新一第一次露出了有点波动的表情,他有些惊讶地望向勇利。


“胜生先生……”


“你叫我勇利吧,也不需要用敬语啦。”


“勇利。你可以叫我新一。……烦恼的话,”泉新一的眼睛再次转到右胳膊上,“大概是因为另一方的问题。”


虽然态度上和之前其实没有太大的差别,但勇利觉得大概是自己和善的态度让新一放下了一点心房。


“诶?”


另一方的问题……


所以说,新一真的是因为恋爱出现危机才出来旅游散心吗?


那先前……维克托所说的话不就真的说中了人家的伤心事!


没等泉新一说下去,勇利赶紧道:“新一,我为刚才维克托的话道歉。”


“啊?”因为勇利的话,新一想起来维克托所说的话,“尼基福罗夫先生的话?没事啦。况且一般人看到我这种情况,可能都会有这种疑惑吧。勇利的话,是不是也这么想过?”


老实说……是有点。


勇利犹豫着,最终还是点了头。


“是这样吧……肯定是这样的。”新一喃喃自语道,接着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微微抬头看向上方,“最近,另一方开始怀疑我们选择这条路走下去是不是正确的。他想着是否要离开了。明明之前,那混蛋连开始这种事情都只是因为好奇而已。啊,不过我说这些话,勇利应该也满腹疑问吧,你就当成是我胡言乱语吧。”


突然爆炸性的消息让勇利不知如何是好……


但……


“不是那么难以理解。我大概了解了。”勇利略微提高了音量,他伸手拍了拍新一的肩膀,带着点安慰道,“如果是维克托抱着不确信的心态在我还爱着他的时候离开我,我绝对不会让他轻易离开的。当然前提是对方还爱着自己。如果你不怀疑这点的话,那就用你的方式留下对方吧。”


曾经,胜生勇利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之间距离遥远,不论是人与人之间相隔的距离,亦或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但最终,维克托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胜生勇利把握住了机会,从世人手中,毅然决然地将维克托抢了过来。


就此,维克托真的留在了他的身边。


一开始,勇利觉得这一切像梦一样。


后来时间久了,又觉得就算是梦又怎么样,美梦总比噩梦好。


况且,这是现实,并非是梦。




(5)


正当勇利和新一在聊天的时候,开门声响起,勇利看向门口,看到了维克托。


维克托一看到他,就有些歉意地对勇利露出一个笑脸:“勇利,不好意思啊,刚才走开了一下。”


“今天的维克托真的很奇怪,有很多秘密的样子。”虽然是在新一的面前,但勇利意外的没有收敛。


“诶?这个啊,等会儿勇利就会知道了。”维克托好像也没打算隐瞒勇利,就直接给出了一个“待会儿会给勇利惊喜”的回答。


通过维克托的这句话,勇利联想到了白天维克托收到的快递……


“勇利,那我先走了。”新一的腰间围着浴巾,站起身。


“这么快吗?……新一……”当新一站起来的时候,勇利看到他的胸口以及背上有着一个与其说是缝合的不如说像是熔接成的痕迹,看上去触目惊心。


“嗯?”


勇利想说什么,但忽然觉得似乎也没有必要问这种“伤口怎么出现的问题”,那毕竟可能牵扯出一大堆过去的事,且不说泉新一是否会告诉他,光是两人此时刚认识的关系,便不太好问这些私人的问题。


思考只在转瞬之间,勇利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在长谷津待到明天中午的话,要不要我带你参观一下这里还没逛过的景点。”


新一看了眼勇利,又看了眼勇利身后,将下巴搁在他脖子上的维克托,失笑道:“不用了。那家伙其实我打个电话的话,也能和我一起分享经历的美景。所以,勇利谢谢你的关心。”说完之后,新一便离开了温泉池。


维克托在水下的手已经自动揽上了勇利的腰:“怎么觉得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你和泉君关系已经好到,这么一会儿就互叫名字了吗?”


勇利回头,亲了亲维克托的嘴唇,维克托马上化被动为主动,请咬住勇利的唇畔,慢慢地厮磨起来。不一会儿之后,两个人气喘吁吁地分开,勇利才悠悠然道:“我只是发现我或许能交到一个新的朋友。而且,维克托,你是不是忘了你当初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也是直接叫我名字的。”


维克托闻言,慵懒道:“那时候我不是不知道日本的文化嘛。而且叫勇利可以拉近作为教练的我和你的关系。那泉君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已经了解了?”


什么样的人吗?


勇利想到,新一虽然在之前没有多加说明他的那位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可是却谈起过,在没有遇到那位之前,他性格原本天真甚至有些胆小,后来遇到了那位之后才开始变得逐渐强大起来。


这让勇利很是感同身受。


因为这不就是他遇到维克托之后所获得的吗?


可是新一在述说这些时候,眉眼中其实是带着些如同悼念着什么的神情,这让勇利莫名觉得有些悲伤。


当时,勇利问新一,这些是否是新一自己想要得到的。


新一有些犹豫,最后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说了一句——我很多时候总是在想,要是一切没有发生该多好。只不过,我现在真的很珍惜和那家伙相处的时光。


虽然,新一并没有详细地讲述中间的过程,但从语气中,勇利却感受到了其中,新一尽力想要掩饰,却还是因为撤下了防备之后展露的一些悲恸。


勇利简单明了地说了一下新一的成长,维克托安静地听着。等到勇利说完之后,他才出声:“嗯,原来如此。”


维克托的从水中抬起,激起一片涟漪,他动作温柔地拨动了一下勇利落到额前的刘海:“勇利,这么说来,你可比泉君幸福多了。”


勇利靠着维克托,感受着从对方身体上传来的肌肤触感。


“你获得了爱与成长,但泉君看上去……在成长中失去了爱。不过现在看来,他也寻找到了自己的爱。”


勇利听了维克托的分析,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会觉得新一与他相似又不同了……


啊,原来是这样吗?


是啊,这么想来,这么幸福的他,前段时间竟然会为了烦恼该不该成为教练这种事情,晚上焦虑的睡不着觉,也太没用了吧……


“新一说他在读的是环境保护。”


“嗯?”


“好像和他的另一半有关的样子。”


“然后呢?”


“我决定做教练!”


“勇利,这和刚才说的话有关系吗?”


“没有,就是觉得……我现在和维克托都退役了,以后都作为教练的话,也很不错。”勇利说完自己肯定自己说的话般点了点头,忽地站起身,“维克托,我准备回房了。”


“我也回去,正好把送给勇利的礼物交给你。”


“嗯……嗯?这么快就要给我了?”


“本来就是计划今天的,我差点以为那快递到不了了呢。刚刚我走开就是提前在房间里准备好这份礼物。”




(6)


勇利有些坐立不安地坐在床上,看着维克托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盒子。


看到那个盒子的瞬间,勇利整个人都僵硬了。


盒子的形状和大小……


不会是……他想的那个吗?


维克托单膝跪下,头顶的灯光照在被打开的小盒子中央,一颗简单质朴的戒指仿佛在此刻汇聚了耀眼的光芒占据了勇利的视界。


当然,就算戒指的光芒再甚,勇利还是更喜欢维克托那双熠熠生辉的碧绿双眸。


“勇利,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呃,四月的普通的一天?”


维克托笑出声:“笨蛋勇利。”


勇利撇了撇嘴。


维克托不言不语,只是用满是爱意的目光凝视着勇利。


在这样的目光中,勇利忍不住也跟着弯起和维克托嘴角弧度相似的微笑:“我当然记得啦,这一天……”他将脸庞凑上前,抵着维克托的额头,“是维克托来到这里的第一天。”




(7)


翌日,勇利因为昨晚被折腾了一晚上,导致他到了午饭前才从床上爬起来。


起床之后,维克托拿着泉新一留下的一张纸条交给了勇利。


“勇利,这是泉君让我交给你的。”


“啊,我都没来得及和新一告别。维克托,都是你昨天太……”


“勇利,昨天是你太热情让我不可自拔,可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维克托说的话让勇利无言以对,索性不再言语。他默默地接过便签,看到上面的文字。




Izumi_xxxxx@xxxx.ne.jp


勇利,遇到你非常开心,早上听说你身体有些不舒服,很遗憾不能亲自和你道别,注意休息。上面是我的邮件地址,期待你的来电。


还有,那家伙决定不走了。




泉新一


201X.4.X




勇利抬头,对上维克托的眼睛,然后直接抱住了维克托,高兴地感慨道:“太好了。”


维克托抱住勇利:“勇利,你猜我当初留在这里还有什么其他原因吗?”


“……什么?”


两人视线相交,紧接着,只见维克托执起勇利的左手,在无名指上戴着的的戒指上印上轻柔的一个吻。


“因为——有勇利在地方,我感受到了被依靠和想依靠的温暖。”


无名指上的戒指,在此刻,如吸收了窗边照进来的阳光般,闪耀着细碎的光。


-END-




——泉新一Part


泉新一刚下飞机,原本和正常人无异的右手,在不被任何人注意到的情况下,突然变出了一只带有金色瞳孔的眼睛和一张嘴巴,其中眼睛眨了眨,嘴巴中一张一合间,传出了轻微且平静无波的声音:“新一,你很期待这里的露天温泉?”


右的声音如同回响在身体里般,是目前只要新一一个人能够听到的音量。


新一右手拿出手机,假装打起了电话,对右说道:“还行吧。不过据说是还不错。”


“新一。”


“右,怎么了?”


“不,没什么。”


“这样子吞吞吐吐的,一点都不像右啊。”


新一的一句话也让右不再隐瞒:“或许是因为生活的时间久了,我现在偶尔会产生,这样下去对你是否有益的想法。”


“有益的想法是什么意思?”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右总是会说出让新一疑惑的话。曾经是那些有悖于人类思想的话,现在则是一些好似充满了哲学性的话。好几次,新一都觉得或许自己当初不应该学习环境保护专业,而是应该报文学类专业。


“和我在一起,这件事。”


“你……”新一好笑地扯了扯嘴角,“不会是告诉我寄生生物也会产生后悔的情绪吧?”


“后悔?……原来这种情绪是后悔。”右喃喃道。


右这种虽然语调没有起伏,但听在新一耳中充满顿悟般的言语让新一有些愣怔:“右……”


因为右的一席话,新一也忍不住开始思考起这件事。


那天,新一来到“乌托邦胜生”。


那天,新一见到了在机场碰到的泰国人口中所说的与自己模样相似的男子。


那天,看到男子与其恋人毫无遮掩的亲密姿态时,新一确实是羡慕的。


但那种羡慕的情绪,只停留了一会儿。


血液中融合了右的部分让他迅速的冷静了下来。


然后,新一觉得,其实这件事情根本没必要进行对比。


虽说他也很希望右拥有如同普通人一般的身体,与自己能够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可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从一开始,他便不会和右相遇了。


即便右的出现曾经带给他的是不可磨灭的悲伤。可是这一切也都成了过去时,至少目前为止,他还想要右陪在身边。


只是陪在他的身边这件事,他就觉得非常开心和满足。


当天晚上,泡完温泉回到房间之后,右正好结束了四个小时的沉睡时间。


新一对右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右安静了一会儿,忽然少有的,用多了一点人情味的语调说道:“本来我想着是否应该沉睡下去,就这样在今晚的梦中和新一道别。那样子的话,新一说不定第二天就忘了我了。不过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嗯?”


“变得有些多愁善感、开始烦恼这些问题的我,都是因为新一。”


“所以?”


“新一,我和你说过我从后藤那里一次性得到了大量信息,我很想探索这些方面的事情。”


“嗯……”


“但是现在,当我发现两个不同DNA的人类长得如此相像这件事,让我发现人类更有探索的价值。”


新一对此表示无语,吐槽了一句:“右,你就不能说的更温情一点吗?”


“哦,我更想留在新一身边。”


右的语气依旧如停止了心跳跳动而发出平缓声音的心脏测电仪一般,没有任何起伏。但他说的话,却让新一的眼睛波光闪动。


因为,新一知道,右不会说谎。


-END-



评论
热度(55)
  1. von Dresden晏昕空 转载了此文字
    分享一个谦虚的女神。这篇文明明好到爆好么!
© von Dresd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