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坂田晴子-XXXX。橡皮章|渣文|手办。CP:库洛里恩|青宇|全职博爱|尊礼|礼尊,冷CP爱好者。女提督,wo酱本命。娃娘,bjd子博Nil Lexington。

闪之轨迹2-间章(上)

仅仅是把间章上半部分以文字的形式描述出来,基本上都是原词,按照自己的理解补充一些心理活动之类的。

这是15年我刚通关闪2的时候写的,目的是给没有玩闪轨的基友安利crrn。所以并不是描写得很细腻,比较像是讲故事的性质。

下半部分没有写,以后也不会写。QAQ老实讲,我不敢再去触碰我那被crrn给戳碎了的小心脏。安静等闪3。


-----

深夜,飞艇在苍蓝的夜幕中掠过。巨大的甲板上,“灰之骑神”被捆了起来,而“苍之骑神”在一旁监视。

局势非常不利。

黎恩被独自带到了一间屋子里,艇内富丽堂皇的装潢也让他丝毫提不起兴趣。他站在窗前,脑海中乱成一片。他一贯坚定地走自己想走的路,做自己想做的事,而此时,敌强我弱,妹妹和公主又下落不明。他们该怎么做,才是万全之策。

想不出答案。

或许,真的答应凯恩公爵也不错?这样,和克洛之间也能和解,也能救出妹妹和公主殿下……

他感到一阵无力,愤愤地捶了下窗子,就在此时,身后响起了敲门声。

“哼哼,看来你似乎很烦恼嘛。”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依旧是清亮的音色,带着玩世不恭的口气。

“克……克洛……”黎恩唰地转过身去。

可不就是那个家伙,倚在门边,脸上满是调笑之意,还是老样子。

虽然是老样子,但……他已经是“敌人”了。

黎恩板起脸问:“有何贵干?”

“哎,我不放心你啊,来看看你。按照你的个性,大概会超级认真地想一堆有的没的……”克洛说道。

黎恩脸色一变。还真是被他说中了。

克洛观察到黎恩的表情,得意起来:“这真给我料到了呢。”

“啧……不用你多管闲事。”黎恩撇了撇嘴,停顿了两秒,似乎是觉得反击得不够,又接着说道,“贵族联盟军的‘苍之骑士’……不是听说十分活跃吗?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像是小孩子一样的讽刺。克洛心里暗笑,表面上不动声色,耸了耸肩,故意露出无奈的神色:“哎,人红是非多啊。要是你肯加入的话,这种负担也能少掉一半。所以说,别再犹豫了,赶快决定啦。”

“啧……哪有这么简单就能决定的啊……!”黎恩差点跳起脚来,“话说回来,你以为是谁害得我这么烦恼——”

话还没说完,黎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蓦地闭上了嘴。

克洛也不揭穿他,优哉游哉地靠在门边。

黎恩懊恼了一阵,心下搜索着其他的话题,眼神往门边飘忽了几下,忽然看到克洛手里提着的东西……

“那是什么?”黎恩指了指克洛手里的东西。

“饭啊,饭。”克洛从善如流地拎起了手里的饭盒,“虽然有点早,来吃顿提前的早餐吧。”

 

完全没有拒绝的余地。

黎恩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和克洛一起坐在桌边了。桌上是打开的饭盒,黎恩把里面的食物取了出来,居然是两个汉堡和一大盆薯条,还贴心地加了两杯饮料。

“诶?是这种……跟昨晚艇上的豪华晚餐很不一样啊。”黎恩回想了一下晚上刚被带到艇上后吃的那一顿。

“什么嘛,原来你喜欢那种啊。”克洛也撇了撇嘴,“那不然我去拜托厨师赶快帮你准备一下好了。”

“不,不用了。”黎恩摇摇头,“汉堡看起来也很好吃,我会感激地享用的。”

“喔!吃吧吃吧!”克洛笑眯眯地抓起了汉堡吃起来。

学长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黎恩这样想着,也拿起了汉堡咬了一口。

“这……不是普通的汉堡吧?”口中的食物意外地好吃,“好像夹了白鱼肉的炸鱼排?”

“是呀!这可是鱼排汉堡呢!口味还不错吧?”

“是啊,塔塔酱的调味也很特别……”黎恩又吃了几口,口齿不清地边嚼边由衷地夸赞着,“唔唔……哎,这真是太好吃了。比起昨晚豪华的料理,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呢。”

 

“你能吃得开心就好。”克洛轻声说道,“我难得下一次厨的辛苦也值得了。”

“咦……”黎恩吃惊地追问,“这是克洛做的吗?!”

“哎,虽然还是远远比不上雪伦小姐做的菜啦。”克洛自嘲道,又接着介绍,“这在我的故乡——茱莱——是像精神粮食一样的餐点。”

“啊……”听到“茱莱”二字,黎恩低呼了一声,适才因为听到餐点是克洛亲手所做而涌起的激动一下子被遏制了。

克洛止住了话头。他记起了两个月前,他狙击宰相得手后,被“冰之少女”克蕾雅上尉在现场逮个正着,克蕾雅揭穿了他的真实身份——来自前茱莱市国的克洛·安布斯特,而这一幕,被魔女薇塔通过魔法,现场直播给了七班的同学。

“这么说来,薇塔似乎让你们看了什么‘实况’的样子……”既然提及了,克洛倒是主动说了开来,“刚好看到那段经过了吗?”

“是啊……”黎恩回忆了一下,“说到茱莱,是8月特别实习时B组去的,位于西北方的经济特区……”

 

8月时,克洛刚加入七班,参加了他的第一次特别实习。当时克洛刚好被分在B组,和另外5位同学一起去了茱莱,而黎恩那时在A组,并没有同去。

黎恩回忆起那日在火车上,有B组的同学问到茱莱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克洛当时状似随意地介绍:“茱莱在8年前并入帝国,是没有什么纠纷就成为帝国领地的模式,之后成为沿岸地区的经济特区,现在挺繁荣的哦。”

今日想来,“没有什么纠纷”的说法,便是值得商榷了。

以往的几次实习,有好几位同学都恰好去过了自己的故乡,原来学长也……

只是,与其他人回到故乡能和亲朋好友短聚不同,克洛回去,大概并不是抱着喜悦的心情吧。

黎恩定了定心神,继续问道:“克洛也……回到自己的故乡去了吗?”

“是啊,虽说出于偶然。”克洛淡淡一笑,“街景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多少有点不适应……不过还是很让人怀念啊……”

黎恩摇了摇头,这样装作毫不在意的口气,这样隐藏着的失落和哀伤,他怎么会听不出来。

 

“——我一直很在意一件事。”黎恩抬起头,直视着克洛,“克洛为什么会加入‘帝国解放战线’呢?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你对奥斯本宰相怀有那么深的憎恨呢?”

克洛脸上的笑意一下子消失不见,仿佛所有伪装都在这一刻剥落。

他没有想到面前这个曾经被他骗得团团转的小学弟问得那么直接,那么一针见血。

“………………”他一下子不知道该对黎恩说什么。

“——告诉我,克洛。”黎恩的视线灼热而又坚定,“告诉我,克洛曾经历的过去,茱莱是什么样的地方,你在那边过得如何?进入军官学院和会长他们认识之前,都在做些什么?”

在武力斗争上从来都是占据绝对上风的克洛,第一次感到了竟无法招架——无法招架黎恩诚心诚意的询问,不加掩饰的关心,和毫无阴霾的双眸。

这样下去,他内心的防线都会失守。

 

“哈哈!”他下意识地赶紧打了个哈哈,“追问男人的过去,也没什么意思吧?这种事还是对七班里有兴趣的女孩做啦!是亚莉莎吗?劳拉?还是班长或者菲呢?喂喂,该不会是米莉亚姆吧——”

“我想知道,克洛。”黎恩打断了他的话,定定地看着他。

克洛闭上嘴,微微低下了头。

黎恩深吸了一口气:“这次……就当做是50米拉的利息吧。总觉得如果一直搞不清楚,我……我们会无法继续向前迈进。”

“……你啊……”克洛苦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踱步到了窗边,静静地望着窗外已经微亮的碧空。

“克洛……”黎恩轻声唤他。

“先说在前头,这可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八卦喔?跟你的经历相比,会让人觉得‘只有这样吗’那种平凡、没什么了不起的过去……”克洛仿佛下定了决心,说道,“这样也没关系吗?”

“嗯……我还是想知道。”黎恩也站起身来,面朝他的方向,“告诉我吧,克洛。”

“真是的……”克洛抓了抓头发,好像终于放松了下来,“哎,你应该常听说,在历史教科书里出现的次数大概数也数不清,人们很容易就会遗忘的那种故事……”

克洛向黎恩讲述了茱莱的过去,和他的过去。

 

“我的故乡茱莱市国是一个沿海的小国家,人口只有15万人,却也欣欣向荣。

“我自幼父母双亡,是我的爷爷将我一手带大。爷爷是茱莱市的市长,对我而言,他既是我的亲人、长辈,也是我的师长、师父。

“某一年,帝国修建铁路,欲将铁轨铺向茱莱,美其名曰促进经贸往来。茱莱市政府的几名官员大力赞同,爷爷独自一人无力反驳,只得同意。随着铁路运输线的进驻,越来越多帝国的货物开始入侵茱莱,小到日常用品,大到大型机械,到最后,连货币都开始使用帝国的米拉。就这样过了两年,忽然有一日,帝国宣布不再与茱莱进行贸易交往。

“茱莱的经济立刻崩溃了,全市都陷入到一片混乱之中。就在此时,那个被称为‘铁血’的男人,奥斯本宰相,出现在了茱莱。他声称可以保持经贸往来,前提是撤销茱莱作为独立国家的身份,加入帝国,成为帝国的经济特区。

“所有人都只顾眼前的利益,同意宰相的提案,只有爷爷依旧拒绝。僵持之下,有一日,帝国铺在茱莱的铁路被人炸毁,帝国兴师问罪。爷爷受到陷害,被指为凶手,从市长的位子上退了下来。后来,茱莱也就顺理成章地归入了帝国。”

 

“啊……”黎恩发出一声微叹。

“这差不多是8年前的事了。”克洛叹了口气,“其实大家都知道爷爷没有任何过错,而且也晓得在铁路安装炸药的真凶究竟是谁。大家不过只是装作视而不见罢了。……呐,很常见的故事吧?”

“……克洛……”黎恩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在那之后,你爷爷他……?”

“嗯,很快就去世了。”

“唔……!”

克洛轻轻闭上双眼:“爷爷辞去市长之后,铁路爆炸的事件结果也没查个水落石出。他享清福才不到半年的时间,健康就急转直下。哎,怎么说呢?就像是一直紧绷的那条线突然断掉了吧。”

“……克洛……”黎恩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低低叫着他的名字。

克洛扯了个笑,笑得有些难看。

“刚才我也说过,对从小失去双亲的我来说,爷爷是唯一的亲人。虽然在当地还有很多死党和好友,但我舍弃了一切,在13岁时离开茱莱。在各地流连,接触各种勾当的过程中——认识了凯恩大叔。

“哎,他算是赞助人吧。接着集合了其他像我一样格格不入的家伙——在16岁时成立了‘帝国解放战线’。基迪恩、斯卡蕾特和伏尔坎,都是当时以来的旧识。

“在经常出入凯恩公爵那里的薇塔的引导之下,我遇见了沉睡在海都欧尔迪斯地下的‘苍之骑神’——奥尔迪涅,跟你不同的地方是,我是一个人通过了类似的考验,才受到认同,成为‘苍之启动者’。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于是,在完成了所有的准备之后,我将自己的经历加上完美的伪装,选择就读离帝都不远的那间‘大帝所创立的军官学院’。

“一切都是为了计划……为了摘下‘铁血宰相’的首级。”

 

最后一个音落下,克洛的脸上又恢复了平静,仿佛讲完了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

黎恩觉得胸口很闷。

知道克洛的真实身份后,他早已做过无数次的猜测,也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去接受所有有可能出现的答案。

而当尘封的过往被克洛亲手揭开,黎恩有一刹那感到了自己的残忍。

这么多年,克洛他……他一直一个人承担着一切。

“喂喂,立场颠倒了吧?怎么会是你沮丧成这个样子啊?”适才还有些感怀的克洛见到黎恩的苦瓜脸,不由得又觉得好笑。

“是……是啊……”黎恩无意识地应道。

“真是的……”克洛无奈地叹气,挠了挠头,正色地说道,“我不会说铁血那家伙是‘邪恶’的。”

“咦……”听到这个说法,黎恩有些吃惊。

克洛双手抱胸说道:“不过呢,爷爷被他给‘摆了一道’的确是事实。在爷爷的教导之下,我可是很擅长下棋跟卡牌游戏的。既然如此,身为他的‘弟子’,会想为师父报仇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克洛……”

克洛轻轻扭过头,避开黎恩的视线,凝视着窗外:“存在于帝国之中的扭曲现象,会日渐严重,的确是因为铁血的作为。看清这些状况并尽可能加以利用,再以孤注一掷的一击来赢得胜负。而想到如今的茱莱,的确是很平稳的……胜负的‘收场’——让内战结束,使帝国恢复平稳也是我该做的吧。所以——到那时,我的‘胜负’才会真正结束。”

“啊……”黎恩没有想到克洛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从字里行间中,他似乎窥探到了克洛真正的想法,似乎越来越走近他的内心。

克洛转回身来,看着面前的人脸上还未收起的懵神,心里一软,伸手揉了揉黎恩的头,轻笑道:“你不需要受到我的影响啦,卢法斯先生也说过了,你该好好思考,为何而举起剑,施展你的力量。但最重要的还是为了你自己。”

“克洛……”

克洛笑了笑,长出一口气,见时间不早,便朝门外走去:“嘿咻,在这似乎待太久了呢。至少你目前还算是‘客人’,重要人士也差不多要回帝都去了,这段日子就过得随心所欲点吧。”

“咦……”

“哎,我们也不会特别派人盯着你的,想逃走也请自便。不过——不止是我,结社和西风的人,还有伏尔坎和斯卡蕾特都在这,如果你能想办法甩掉所有人再说吧。”

“唔……”

“对了对了,”走到门边的克洛补充道,“在2楼的贵宾室里,有位特别可爱的‘客人’,能看见你的话一定会开心的,有空就去瞧瞧吧。”

他又眨了眨眼说道:“哎,小心别引起其他女孩的嫉妒啊!~”说罢便转身离开。

黎恩留在空荡荡的房里,独自思索下一步的打算。

 


评论
热度(13)
© von Dresden | Powered by LOFTER